談情說性—-顛三倒四

香港自從有國安法以來,不少民主派的人士都因過去參與了反送中運動而被囚,不單如此,連與政府「對立」的民間組織也紛紛解散。以前容許紀念六四,現在支聯會也被迫散檔; 香港教師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和職工盟在多年來為民間服務,如今也突然消失。還有大學生的學生會也紛紛散band。可見,一國兩制的資本主義式的民主氣圍已不復存在。難怪很多人認為自國安法執行起,香港的民主自由乃名存實亡。加上疫情之理由,政府可以不輕易讓人遊行或圍聚,以前在公開場合如商場的浩蕩吶喊都已成明日黃花。這種種狀況令人不得不認清,這已是不再一樣的香港。

中共和特區政府不斷說香港忠於一國兩制,香港人仍擁有民主自由,可見中港共政權乃是用中國內地的人權觀念來看香港的人民自由。香港人慣於的表達方式現在已成為絕嚮,他們卻仍認為香港仍擁有昔日的民主;你說這是否顛三倒四?!現在大批港人紛紛移民,就是不再相信中港共政府能在香港延續一國兩制的實施;換言之,香港已中國化成為凡事由政府掌控的社會。君不見政府設立的國安部門如何以各種形式禁制港人的反對言論,各種媒體都要面對封禁的可能,所以都要自我審查得很厲害。

因此,與其不斷重覆一國兩制在港實施,不如坦白告訴港人香港提早進入社會主義路線,並把共同富裕的規畫落實於未來的措施中,例如把地產商把新界屯積地交出來讓政府建公屋等。然他們為了顧及面子,不願誠實地公開此醜態。政府現在以警察及國安部門,甚或廿三條立法的儘快通過,以控制人民不能再如過去般擁有民主自由。他們只希望香港如中國般都擁戴中共的政權,於是在學校國安教育和各種政府官員、公務員甚如社會各階層都要效忠中國共產黨。 香港是在共產黨的領導下繼續未來,香港只淪為經濟上的工具,能夠撈得多少便多少了。

談情說性—-一味靠嚇?!

十一中共國慶和雙十民國慶剛過去不久,然兩岸形勢卻因今年是辛亥革命110週年而顯出兩地的特別互動關係。過往這兩個慶典都是各自為政,可是今年習大大卻因這機緣而罕有地把孫中山先生擺上枱,儼如他也是中華民國的繼承者。在此他更向台灣釋出善意,發表和平統一的言論。但實際上,台海的局勢卻是戰雲密佈,在這期間中共戰機在台灣南部海域的飛越數目有幾十之多。中共一向以文攻武嚇來唬哄台灣人民回歸祖國懷抱,但見蔡英文政府卻強硬不肯就範,且加上他們與美國眉來眼去,連日本、澳洲等國也加入去守護台海;中共一向輸不得的心態當然要還以顏色,這樣在過去大半年中,台海上空都穿梭著中共、台灣和美國的戰機,看起來隨時擦鎗走火。同時,中共還在南海一帶展示其戰艦和航母,卻被人看為不入流的戰船,更以墨魚號來謔稱其航母。 另外,環球時報的胡老總的語不驚人地威嚇台灣,也被各方揶揄為打嘴砲能手。

到底中共是否有實力攻陷台灣,記得我提過李敖當年質詢軍方負責人李傑台灣軍力能抵擋中共火力多久,答案是十四天; 然現今台灣兵力軍火都加強了,還有美國老大的軍事協助,據聞還有美軍駐在台灣在幫助訓練軍隊,所以現台灣至少能抵擋一個月吧?!可是,細心想想,現在美國和其他各國都密切關注台海形勢,他們又豈會容讓中共侵佔台灣,所以根據現在形勢分析,若習大大不加快突襲台灣,恐怕台灣能統一的機會更渺茫。 蔡英文在最近中華民國國慶時說,不論是和平或武力統一,台灣都會say no 。 這就真的吹漲中共。他們若不打台灣便是衰仔,但打又恐怕現在不能速戰速決,到時又不知要拖多久?所以,為要動搖台灣民心,中共只有靠嚇來令台灣人民不站在民進黨政府那邊。可是,台灣人民已被中共嚇了那麼多年,所謂自細嚇大,那到底這種靠嚇手段是否奏效,相信大家亦心知肚明了。

談情說性—歷史重演?!

由於反送中運動的民主威力, 令中共感到前所未有的威脅,於是急令香港中聯辦以及特區政府嚴陣以待,於是生發了類似天安門八九民運的鎮壓式武力之舉。昔日天安門廣場主要是大學生在抗爭,而香港的則除了大學生在校園攪對抗外,街外亦有成千上萬人民在與政府對抗,目的不外是為爭取民主自由。可是,中共又怎容得下所謂西方式的民主自由,於是便要一舉殲滅民主勢力。除了泛民陣營受重創外,其餘所有對政府發出批判和指責的傳媒和記者之類,都受到人身安全的威脅,於是大批人士紛紛移民國外。 這與六四天安門鎮壓後,不少民主人士被拉並紛紛出走並無二致。 現在不少民主派人士被冠以搧動㒹覆國家罪名被拉入獄,另港人移民至英國或其他國家,都帶著出走的心態。

到了國外的港人,與在留港者可謂連成一線,大家都希望可以重復香港昔日的民主自由。然在港者已很難公開來對抗當權者的謬誤,只有出走了的港人可以在外搞公民抗命活動。 這種不正常的現象就像天安門後出走的人,他們在外面為中國的民主自由發聲,並記念天安門事件。 可是,久而久之,他們的聲音已變微弱,八九民運的風采不再,留下來的只是瘡桑的感慨。同樣,今天離開的港人還有點火來為香港的民主自由嘶叫,但恐怕日後便慢慢消沉,情況就如八九民運後離開中國的人士一樣,甚至變得消聲匿跡。

歷史會否在重演?我們並不是歷史專家,然我們知道人很容易向現實低頭。當我們離鄉別井,要面對新的生活和適應,還要求存和可能要克服在外地受的歧視,在在令我們透不過氣來。雖然外國土地寬闊,人民氣息強烈,但我們也會漸淡忘對香港的哀愁。 說到底,掌管歷史的是上帝,我們不論去或留,只要做到問心無愧,這便可以了。然移民到外國者,除了為了子女教育或逃離魔掌外,不少也具崇洋情意結;這樣,何不好好尋求自己的人生,過一個無悔無疚的人生呢?!

談情說性—國民黨的未來

上次我預測張亞中會勝選中國國民黨主席,結果是落了空。這與我較認同張的主張很有關係,原因是與之前韓國瑜較熱情的選舉態度相似。 故我之前也提及他是韓國瑜 2.0版。 這次張亞中的兩岸和平主張,其實乃是置於處地而後生的做法。國民黨現時在台灣似乎沒有市場,特別是年青人翼望能獨立的姿態,令國民黨無力正乾坤。張亞中尋求簽訂兩岸和平備忘錄,若真能成功,便擺上和平的願景;台灣人便可再重思是否一定要以對抗和戰爭來結束兩岸爭論。這是釜底抽薪的作法,叫國民黨有機會可以翻身。

現在朱立倫當選了主席,也即時為中共習大大發以賀電,朱的回覆便開始啟動了停止已久的兩岸對話。當然,習大大的目的是想利用國民黨來爭取統一的勢頭,可是這算盤能否打得響呢?國民黨面對的是大部份台灣民眾都討厭中共,怎樣能把這狀態扭轉?不然,2022和2024的縣市選舉和總統選舉恐怕便註定失敗。過去,國民黨的路線是不太清晰,例如要怎樣實踐憲法上的統一綱領,「九二共識」相信也是含糊其詞地表達一中各表,到頭來便是兩頭不到岸。中共能玩弄這字詞,甚至把用在香港的中國兩制加諸於台灣,這樣,國民黨的前途便會盡毀。

很多人以為國民黨現已不足為患,故也不太注意該黨主席的選舉。 但我以為國民黨這百年大黨,爛船也有三分釘;他們若能重新找到定位,並敢於面對逆風而堅強向前,便是疾風知勁草,有一天,他們仍能左右台灣政壇。若果今次朱立倫能不為自己選總統舖路,而是一心為國民黨和兩岸關係打拼,則未來仍有可能重振國魂。然國民黨能否真的團結,能擺脫大佬文化和創新思維,把和平之路實現,這才是國民黨真的未來。

談情說性—國民黨主席誰屬?

自習大大管治中國以來,台海局勢的戰爭氣氛便一直升溫;這在關心兩岸和平的人來說,實在是非常擔心台灣的未來。由於民進黨政府與中共關係處在僵化中,兩岸溝通已近於零。中共亦不斷施壓,如在水果禁運的事上便對台灣農產品出售上構成困難;台灣雖強於半導體,但在其他貿易方面,中國都是佔有重要地位。

中國國民黨在台灣2020的總統選舉中失利後,黨員的心情低落,在台灣民望中亦退後。在這種民心渙散的情況下,這次黨主席選舉卻引來大眾相當的關注。究其原因,是因為是次四位黨主席候選人中的張亞中和朱立倫兩位的對立情況火花四起,可以是到火拼的程度。另外兩位為現任黨主席江啟臣和前彰化縣長卓伯源;這兩位則較為君子之爭。 朱立倫擁有相當的地方行政經驗,也曾選過總統而敗於蔡英文,他擁有的人脈都是令他有擁兵自重之感。張亞中是孫文學校總校長,曾擔任過外交官,也曾參選過國民黨的統總候選人選舉,然這次卻把他歷來主張的兩岸和平看法推陣出新,並欲與中共簽訂兩岸和平備忘錄,以和平來成為主調,意欲挽回現在中台戰爭邊緣的局勢,就是要挽狂瀾於既倒。張仗著他的熱誠,為救黨、救國、救兩岸的精神,在這次選舉過程中竟意外地得到頗高的支持率,叫人莫不驚訝!

其實,國民黨現時處在這麽不濟的情況,也非一朝之事,而是過去長久累積的各種問題所致,如大佬文化或沒有兩岸的對策等。 現在張亞中振臂一呼,要把國民黨挽救,情勢就如之前韓國瑜那股愛中華民國的精神一般,我稱之為韓國瑜2.0;為此,他獲得基層黨員的垂青,在國父紀念館前得到黨員的歡呼擁戴,更如選總統般叫出「凍蒜」之詞。雖然,在選舉過程中,他也被對手朱立倫說其主張只會亡黨,因為與中共和好是異想天開,就如洪秀柱昔日主張的一中同表,不會受到大家接受。 可是張亞中這次的打兩岸和平牌,正正便是針對民進黨政府的抗中恐共牌,前者帶來和平的希望,後者帶來戰爭的摧毀。 於是,張亞中便成為這次炙手可熱的黨主席候選人。

明天,便是中國國民黨的主席選舉,到底鹿死誰手?到時便有答案。我的個人預測是張亞中獲勝。

談情說性—一國兩制的虛實

香港自九七回歸後便開始實行一國兩制的管治模式,在前十至二十年以內都算風平浪靜,至多在廿三條立法上出現一些風波,另外還有些與人大釋法的負面效應,其餘的尚算可以;故大部份港人仍然樂於在港生活。在這期間,一些對中共似乎不利的組織如支聯會、法輪功等都可以繼續生存,如可以舉辦六四晚會和有大規模的抗議遊行等。可是,自從反送中法以來,港人起來反對和發生暴力的反抗,這便引來國安法的設立,因而帶來不少民主派人士及民運的組織要解散告終。我們不禁要問,香港還 是在實行一國兩制嗎?在中共的說法,他們當然力辯香港是在實行一國兩制,仍然實施法治和開放的金融體系,但從種種跡象看來,香港已慢慢偏向一國一制的道路了。 例如中聯辦對本港事務的指手畫腳,中共的傳媒如大公報和文匯報等,都如同代表中共向本港市民作指導,公開表示某些人物或機構應受到對付, 這種帶風向的影響令港共政府官員不得不作出回應,於是港人治港便形同虛設了。

事實上,香港因國安法的訂立後而受打壓者眾,不少人亦因驚懼而移民離港,這樣,香港的人口成份便越來越內地化,就昰有更高中國移居者的比例。 另外,港共政權加強了中國大灣區的宣傳和投資,要把香港與內地城市合併和連結的態度亦表露無遺。這樣,香港的一國兩制亦漸變形成了一國一制了。

我的問題是,若果在九七後能容許的民主派和民主組織,縰使是所謂反對派,為何現在不等到五十年不變便要被砍掉,這是否違反了鄧小平設立一國兩制的構想,也違反了他想藉此方式吸納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一國兩制是一個治理實驗模式,是要經過實踐才能檢驗真偽的。如今,中共要急於求成,想把社會主義那套加諸於資本主義的香港,這豈不是弄巧反拙,把一國兩制掏空,這便由實變虛,令人難以接受。 所以,要能穩住香港,必須把鄧小平的初衷繼續下去,若不然,便是半途而廢,令他的心血化為烏有。當然,我不能否定習大大想承繼毛澤東的遺志,要把中國建成共同富裕的共產世界,但沒了鄧小平讓部份人富起來和讓香港成為優勢,那社會主義也並不能成功。因此,要把香港的一國兩制不只成為口號,而是由虛變實,那才應是中國的方向。

談情說性—習大大是個神?!

中國最近一連串的整肅行動,有人稱為文革 2.0,簡言之,那就是一次把習大大把所謂牛鬼蛇神整治之時。現在的中國教育界如補習、娛樂界的藝人國籍事件、IT界的遊戲時間定規、地產界的不准炒買等各種規模的整頓,在在都表現出習大大的治國決心,就是回到社會主義的初心。他要人民受管制,不要把時間金錢花在不必要的事上,卻要以愛國,擁護黨及邁向共同富裕的共產主義為最終目標。

有人更形容習大大能動一根指頭便能呼風喚雨,能把國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儼如一個神(a god)。 事實上,世界各地方都有崇拜偶像或神祇的宗教風俗,中國自過去除四舊以來,應已把迷信偶像鏟除,但各種宗教如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回教等仍在中國盛行。然習大大已在這些宗教上作統戰,大抵上都已在其掌控之中,如西藏班禪都是中共選定,其餘宗教也在三自愛國的旗幟下運作,連現今天主教教宗也認為與中共溝通好過沒有。可是,共產主義是無神論的,卻也是以最大的宗教形式出現。君不見過去毛澤東把自己造成神般要人模拜,紅衛兵的策動和對他的狂熱,好像還歷歷在目。毛的陰雲不散,現在正在習大大的身上發動。

其實,在舊約聖經但以理書卻明預言說:「 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過所有的神明,又用荒謬的話攻擊萬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憤怒結束,因為所定的事必然實現。」(但十一:36) 這節經文除了是預告兩約中間時希臘國的伊皮法斯那種對猶太人的自大狂野(也就是敵基督的預示)外,也預告了各時期直至最末後敵基督如個神般的在滅絕對手,就如二次世界大戰時的希特拉。現在有人形容習大大像個神,這並沒有誇大其詞;他的出現和現在的表現也與但以理書所形容的末後敵基督頗為相似,他反宗教,也反對一切阻礙他的理想邦的任何因素,而且行事亨通。然而,到了上主的時間,也就是上帝對人犯罪的憤怒結束,祂就會插手來擺平。 因此,人要及早悔改,一心歸向上帝,免得在大災難中滅亡而不能得救。

談情說性—-習大大到底想搞邊科?

上次提及習大大應不是想攬抄,而是想搞好中國的社會主義,好讓共產主義的理想邦能夠實現。要搞好社會主義,就是讓鄧小平的讓一部份人富起來漫及全民脫貧和也漸富起來,那便是共富的原理,也就是富有的分享給不夠富有的人。這可能不算均平主義,但也是凡物公用的一種共享精神。

然最近習大大出的招數確實層出不窮,一方面打擊缺德藝人如吳亦凡等人,連趙薇也拿來祭旗,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另一方面,他也不鼓勵人民追星,勸籲民眾不要浪費錢財在追星的事上。與此同時,他在教育界上亦下了不用補習的命令,連英文學習也不予鼓勵,這使補習事業和英文班受到巨創。另外,他也下命令只許十八歲未成年人每週只能玩三個小時的網遊,好像是回到勤有功、戲無益的舊規則上。 他更為著小孩的身心發展而不主張小一及二生考試。 總的來說,習大大要治理藝能界和教育界,叫他們反樸歸真,回到社會主義的初心。

此外,對於IT界的整頓,一來可以拿富有人如馬云之類開刀,二來可以把大數據系統歸回國有化。 至於給工商界的996違規的公司,那表面上是給勞工體恤,實際是對付那些日漸強大的大公司如阿里巴巴等,叫他們不能再恃強生驕。 總之,習大大要表現一國之君的氣慨。有人更形容他像個神,可以令國事人物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這可留待我下次與大家詳談。

事實上,國之興亡,匹夫有責;現在習大大想中國強大,則每個人都要貢獻一己之力,不論是錢財力量,就算生命也算不得什麼!故此,把所有人力錢財資源統合,使國家強大起來,在世界大局中起決定性作用,這是理所當然的。 作為一國之主,他便在這中西對峙格局裏,決心搞好中國的內強,以致能有足夠的火力來面對外敵,要把一帶一路的世界共同體願望實現。 可見習大大用心良苦,要使國人歸回初心,叫中國富強,叫世界認同。

談情說性—習大大也想攬炒?

最近中共不許滴滴在美國上市,讓人知道內地不想讓外國人控制其資金流動,而為的是集中在國內的管控,以致能作與美國等比拼實力的步駐。事實上,當習大大與特朗普反面開始,中共已預備要自創天下,不能任由外國宰割。於是,習大大便開直路的闖入社會主義的大門。昔日鄧小平主張的讓部分人富起來,目的也是為建立一個凡物公用的共產主義世界作準備;於是富人將錢財公諸同好,要不忘初心,把中國建成沒有窮人的社會主義,甚至大同世界的共產烏托邦。

現在,習大大要不讓教育落在補習社和IT人的手中,要制訂各種管控的相關措施,由教育進到藝術等領域,目的就是要由國家管控,且讓國家能把富人捐出的錢財分配給有需要的人民,於是便達成像聖經描寫初期教會凡物公用的理想世界。然而,習大大忽略了人性的自私,那裹會有人肯雙手無條件地把自己賺來的錢拿出來給其他人,就算有宗教信仰或是愛國主義的精神,也並不能達成這理想。所以,早期毛澤東時代才有鬥地主財主的事發生,這樣,便令大批人受苦而離開中國,走難至香港及其他地方。 現在,習大大雖然不以舊日批鬥的方式來對待富人,但其實同樣會令國人恨透中共,並且會伺機離開,同時亦間接令人民不會再繼續努力賺錢,卻寧願以「做也三十六,不做也三十六」的心態來面對,這樣中國又怎會富強下去?!

習大大的原意當然不是攬炒,然這樣幹下去,結果便是以攬炒告終。試想想港人原也不想攬炒,但因為中共急於其成,便命港共政權鎮壓香港的抗爭者,繼而以國安法攬捕,於是攬炒亦自然而成;這不單令外國以金融制裁,亦在經貿方面令香港成為炮灰,令銀行和商家越發卻步,所以才暫時不敢把反外國制裁法放在基本法附件。簡單來說,無論香港和中國內地,能夠移民者便離開,不能夠移民者便放迤,躺平主義便是一例,這樣不久的將來大家都攬住一齊死。 習大大真的要好好想想,不要好心做壞事啊!

談情說性—台灣亂象

自從去年台灣服事完結,我回港以來,便很少寫及台灣的事情;主因是我不在台灣,便不夠胋地氣,故不敢隨別妄論別人的事。可是,不少港人因政治原因也去了台灣生活,特別是那些網紅KOL或傳媒人等,都紛紛在彼岸論及此岸。為此,兩地一家親似乎亦無可厚非。

其實,我在未離開台灣時,疫情仍相當穏定,沒有太多感染個案。然當時仍有口罩之亂,就是在疫情初期時,口罩的分配方法較亂,配給的每週數量都不穩定,後來唐鳳以IT方法解決了這些安排問題,似乎風波過去,可是後來又有因製造口罩的單位以大陸貨換包充數而惹來麻煩。回港後,台灣還是很太平,而香港的疫情仍時起時落,港共政府的防疫措施令人厭煩。

在這期間,台灣最大的混亂便在美國進口的瘦肉精(「萊客多巴胺」)豬肉問題,事因民進黨政府為討好美國而放寬了萊豬的進口,並且在標籖商品時沒有提及美國豬肉是否含瘦肉精成份,於是引來人民在購買時並不安心。這種不肯標明的態度為的就是不想引起美國的反感,並以為這樣可以暪天過海。民進黨政府更以馬英九年代也容許萊牛進口為由而拒絕罷免萊豬進口。這樣便違背了他們一直主張的健康食物的原則。 這稱為萊豬之亂。

這事以後,便是台灣的疫情出現了大漏洞,也就是因機組人員把新冠變體病毒帶回台灣開始,因著隠形情況,而輾轉由萬華區的風月場所流傳感染至各處。 這樣,台灣便猶如封城般不能外出,各種行業也受到嚴重的打擊。但更嚴重的問題是,台灣當局沒有購買足夠的疫苖來給民眾注射,於是便引來民眾的恐慌而四處尋找打疫苖之處,如有人飛到美國注射等。 另外,不少人如郭台銘等要為台灣購疫苖, 也未遭到批准而事事推遲。 於是,便不斷有外國如美國和日本等送疫苖到台灣,以解疫苖之荒。但數量還是不夠台灣全民打疫苖之數。這樣,台灣本土的高端疫苖便被推許,雖則還未經過第三期的檢測標準,就有點像中國的科興疫苖般受到質疑成效。 這稱為疫苖之亂。

現在台灣在派發「五倍券」的振興券時亦若起了不少風波。事因之前他們派發了三倍券,卻未有派發過現金,故不少人便提及民進黨以前也主張派現金,就如不少地方如美國或香港等都有派現金以安定人心,解決民困。 可是,台灣政府卻堅決推行五倍券方略,只是從一千元換五千元的方式變作不用付一千元便可拿五千元。而名字要換作振興券云云。這稱為消費券之亂。

然而,台灣最大的亂象莫如戰備之亂。台灣一直靠購買美國武器以求保衛,但過去所購的武器都不是最新型的,而費用也很高昂。現在,由於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越加厲害,所以美國為了制止中國侵略台灣而失去此戰線,於是便加倍售買軍火給台灣,並且是給與較現代的武器,價格當然亦倍升。以往台灣當立委的李敖問當時的國防部長,若台灣受中國攻擊,台灣能抵抗多久,他說只得九分鐘。從這可理解,就算台灣再多購若干武器,也止制不了中國的攻擊而成火海一片。 可是,台灣人卻要付出昂貴的金錢來買這些武器,最終卻自保不了!既然美國要保護台灣,它又何必要台灣動用那麼多經貴來買武器,最實際的不如落實保衛台灣的防線,承諾若中國攻打台灣,他們必聯手其他友好國家如日本、澳洲、歐洲等來「八國聯軍」式與中國決一死戰(不知現在的軍演是否裝模作樣?),那麼台灣人才會較安心來面對風雨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