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情說性—國民黨主席誰屬?

自習大大管治中國以來,台海局勢的戰爭氣氛便一直升溫;這在關心兩岸和平的人來說,實在是非常擔心台灣的未來。由於民進黨政府與中共關係處在僵化中,兩岸溝通已近於零。中共亦不斷施壓,如在水果禁運的事上便對台灣農產品出售上構成困難;台灣雖強於半導體,但在其他貿易方面,中國都是佔有重要地位。

中國國民黨在台灣2020的總統選舉中失利後,黨員的心情低落,在台灣民望中亦退後。在這種民心渙散的情況下,這次黨主席選舉卻引來大眾相當的關注。究其原因,是因為是次四位黨主席候選人中的張亞中和朱立倫兩位的對立情況火花四起,可以是到火拼的程度。另外兩位為現任黨主席江啟臣和前彰化縣長卓伯源;這兩位則較為君子之爭。 朱立倫擁有相當的地方行政經驗,也曾選過總統而敗於蔡英文,他擁有的人脈都是令他有擁兵自重之感。張亞中是孫文學校總校長,曾擔任過外交官,也曾參選過國民黨的統總候選人選舉,然這次卻把他歷來主張的兩岸和平看法推陣出新,並欲與中共簽訂兩岸和平備忘錄,以和平來成為主調,意欲挽回現在中台戰爭邊緣的局勢,就是要挽狂瀾於既倒。張仗著他的熱誠,為救黨、救國、救兩岸的精神,在這次選舉過程中竟意外地得到頗高的支持率,叫人莫不驚訝!

其實,國民黨現時處在這麽不濟的情況,也非一朝之事,而是過去長久累積的各種問題所致,如大佬文化或沒有兩岸的對策等。 現在張亞中振臂一呼,要把國民黨挽救,情勢就如之前韓國瑜那股愛中華民國的精神一般,我稱之為韓國瑜2.0;為此,他獲得基層黨員的垂青,在國父紀念館前得到黨員的歡呼擁戴,更如選總統般叫出「凍蒜」之詞。雖然,在選舉過程中,他也被對手朱立倫說其主張只會亡黨,因為與中共和好是異想天開,就如洪秀柱昔日主張的一中同表,不會受到大家接受。 可是張亞中這次的打兩岸和平牌,正正便是針對民進黨政府的抗中恐共牌,前者帶來和平的希望,後者帶來戰爭的摧毀。 於是,張亞中便成為這次炙手可熱的黨主席候選人。

明天,便是中國國民黨的主席選舉,到底鹿死誰手?到時便有答案。我的個人預測是張亞中獲勝。

談情說性—一國兩制的虛實

香港自九七回歸後便開始實行一國兩制的管治模式,在前十至二十年以內都算風平浪靜,至多在廿三條立法上出現一些風波,另外還有些與人大釋法的負面效應,其餘的尚算可以;故大部份港人仍然樂於在港生活。在這期間,一些對中共似乎不利的組織如支聯會、法輪功等都可以繼續生存,如可以舉辦六四晚會和有大規模的抗議遊行等。可是,自從反送中法以來,港人起來反對和發生暴力的反抗,這便引來國安法的設立,因而帶來不少民主派人士及民運的組織要解散告終。我們不禁要問,香港還 是在實行一國兩制嗎?在中共的說法,他們當然力辯香港是在實行一國兩制,仍然實施法治和開放的金融體系,但從種種跡象看來,香港已慢慢偏向一國一制的道路了。 例如中聯辦對本港事務的指手畫腳,中共的傳媒如大公報和文匯報等,都如同代表中共向本港市民作指導,公開表示某些人物或機構應受到對付, 這種帶風向的影響令港共政府官員不得不作出回應,於是港人治港便形同虛設了。

事實上,香港因國安法的訂立後而受打壓者眾,不少人亦因驚懼而移民離港,這樣,香港的人口成份便越來越內地化,就昰有更高中國移居者的比例。 另外,港共政權加強了中國大灣區的宣傳和投資,要把香港與內地城市合併和連結的態度亦表露無遺。這樣,香港的一國兩制亦漸變形成了一國一制了。

我的問題是,若果在九七後能容許的民主派和民主組織,縰使是所謂反對派,為何現在不等到五十年不變便要被砍掉,這是否違反了鄧小平設立一國兩制的構想,也違反了他想藉此方式吸納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一國兩制是一個治理實驗模式,是要經過實踐才能檢驗真偽的。如今,中共要急於求成,想把社會主義那套加諸於資本主義的香港,這豈不是弄巧反拙,把一國兩制掏空,這便由實變虛,令人難以接受。 所以,要能穩住香港,必須把鄧小平的初衷繼續下去,若不然,便是半途而廢,令他的心血化為烏有。當然,我不能否定習大大想承繼毛澤東的遺志,要把中國建成共同富裕的共產世界,但沒了鄧小平讓部份人富起來和讓香港成為優勢,那社會主義也並不能成功。因此,要把香港的一國兩制不只成為口號,而是由虛變實,那才應是中國的方向。

談情說性—習大大是個神?!

中國最近一連串的整肅行動,有人稱為文革 2.0,簡言之,那就是一次把習大大把所謂牛鬼蛇神整治之時。現在的中國教育界如補習、娛樂界的藝人國籍事件、IT界的遊戲時間定規、地產界的不准炒買等各種規模的整頓,在在都表現出習大大的治國決心,就是回到社會主義的初心。他要人民受管制,不要把時間金錢花在不必要的事上,卻要以愛國,擁護黨及邁向共同富裕的共產主義為最終目標。

有人更形容習大大能動一根指頭便能呼風喚雨,能把國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儼如一個神(a god)。 事實上,世界各地方都有崇拜偶像或神祇的宗教風俗,中國自過去除四舊以來,應已把迷信偶像鏟除,但各種宗教如佛教、基督教、天主教、回教等仍在中國盛行。然習大大已在這些宗教上作統戰,大抵上都已在其掌控之中,如西藏班禪都是中共選定,其餘宗教也在三自愛國的旗幟下運作,連現今天主教教宗也認為與中共溝通好過沒有。可是,共產主義是無神論的,卻也是以最大的宗教形式出現。君不見過去毛澤東把自己造成神般要人模拜,紅衛兵的策動和對他的狂熱,好像還歷歷在目。毛的陰雲不散,現在正在習大大的身上發動。

其實,在舊約聖經但以理書卻明預言說:「 王必任意而行,自高自大,超過所有的神明,又用荒謬的話攻擊萬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主的憤怒結束,因為所定的事必然實現。」(但十一:36) 這節經文除了是預告兩約中間時希臘國的伊皮法斯那種對猶太人的自大狂野(也就是敵基督的預示)外,也預告了各時期直至最末後敵基督如個神般的在滅絕對手,就如二次世界大戰時的希特拉。現在有人形容習大大像個神,這並沒有誇大其詞;他的出現和現在的表現也與但以理書所形容的末後敵基督頗為相似,他反宗教,也反對一切阻礙他的理想邦的任何因素,而且行事亨通。然而,到了上主的時間,也就是上帝對人犯罪的憤怒結束,祂就會插手來擺平。 因此,人要及早悔改,一心歸向上帝,免得在大災難中滅亡而不能得救。

談情說性—-習大大到底想搞邊科?

上次提及習大大應不是想攬抄,而是想搞好中國的社會主義,好讓共產主義的理想邦能夠實現。要搞好社會主義,就是讓鄧小平的讓一部份人富起來漫及全民脫貧和也漸富起來,那便是共富的原理,也就是富有的分享給不夠富有的人。這可能不算均平主義,但也是凡物公用的一種共享精神。

然最近習大大出的招數確實層出不窮,一方面打擊缺德藝人如吳亦凡等人,連趙薇也拿來祭旗,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另一方面,他也不鼓勵人民追星,勸籲民眾不要浪費錢財在追星的事上。與此同時,他在教育界上亦下了不用補習的命令,連英文學習也不予鼓勵,這使補習事業和英文班受到巨創。另外,他也下命令只許十八歲未成年人每週只能玩三個小時的網遊,好像是回到勤有功、戲無益的舊規則上。 他更為著小孩的身心發展而不主張小一及二生考試。 總的來說,習大大要治理藝能界和教育界,叫他們反樸歸真,回到社會主義的初心。

此外,對於IT界的整頓,一來可以拿富有人如馬云之類開刀,二來可以把大數據系統歸回國有化。 至於給工商界的996違規的公司,那表面上是給勞工體恤,實際是對付那些日漸強大的大公司如阿里巴巴等,叫他們不能再恃強生驕。 總之,習大大要表現一國之君的氣慨。有人更形容他像個神,可以令國事人物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這可留待我下次與大家詳談。

事實上,國之興亡,匹夫有責;現在習大大想中國強大,則每個人都要貢獻一己之力,不論是錢財力量,就算生命也算不得什麼!故此,把所有人力錢財資源統合,使國家強大起來,在世界大局中起決定性作用,這是理所當然的。 作為一國之主,他便在這中西對峙格局裏,決心搞好中國的內強,以致能有足夠的火力來面對外敵,要把一帶一路的世界共同體願望實現。 可見習大大用心良苦,要使國人歸回初心,叫中國富強,叫世界認同。

談情說性—習大大也想攬炒?

最近中共不許滴滴在美國上市,讓人知道內地不想讓外國人控制其資金流動,而為的是集中在國內的管控,以致能作與美國等比拼實力的步駐。事實上,當習大大與特朗普反面開始,中共已預備要自創天下,不能任由外國宰割。於是,習大大便開直路的闖入社會主義的大門。昔日鄧小平主張的讓部分人富起來,目的也是為建立一個凡物公用的共產主義世界作準備;於是富人將錢財公諸同好,要不忘初心,把中國建成沒有窮人的社會主義,甚至大同世界的共產烏托邦。

現在,習大大要不讓教育落在補習社和IT人的手中,要制訂各種管控的相關措施,由教育進到藝術等領域,目的就是要由國家管控,且讓國家能把富人捐出的錢財分配給有需要的人民,於是便達成像聖經描寫初期教會凡物公用的理想世界。然而,習大大忽略了人性的自私,那裹會有人肯雙手無條件地把自己賺來的錢拿出來給其他人,就算有宗教信仰或是愛國主義的精神,也並不能達成這理想。所以,早期毛澤東時代才有鬥地主財主的事發生,這樣,便令大批人受苦而離開中國,走難至香港及其他地方。 現在,習大大雖然不以舊日批鬥的方式來對待富人,但其實同樣會令國人恨透中共,並且會伺機離開,同時亦間接令人民不會再繼續努力賺錢,卻寧願以「做也三十六,不做也三十六」的心態來面對,這樣中國又怎會富強下去?!

習大大的原意當然不是攬炒,然這樣幹下去,結果便是以攬炒告終。試想想港人原也不想攬炒,但因為中共急於其成,便命港共政權鎮壓香港的抗爭者,繼而以國安法攬捕,於是攬炒亦自然而成;這不單令外國以金融制裁,亦在經貿方面令香港成為炮灰,令銀行和商家越發卻步,所以才暫時不敢把反外國制裁法放在基本法附件。簡單來說,無論香港和中國內地,能夠移民者便離開,不能夠移民者便放迤,躺平主義便是一例,這樣不久的將來大家都攬住一齊死。 習大大真的要好好想想,不要好心做壞事啊!

談情說性—台灣亂象

自從去年台灣服事完結,我回港以來,便很少寫及台灣的事情;主因是我不在台灣,便不夠胋地氣,故不敢隨別妄論別人的事。可是,不少港人因政治原因也去了台灣生活,特別是那些網紅KOL或傳媒人等,都紛紛在彼岸論及此岸。為此,兩地一家親似乎亦無可厚非。

其實,我在未離開台灣時,疫情仍相當穏定,沒有太多感染個案。然當時仍有口罩之亂,就是在疫情初期時,口罩的分配方法較亂,配給的每週數量都不穩定,後來唐鳳以IT方法解決了這些安排問題,似乎風波過去,可是後來又有因製造口罩的單位以大陸貨換包充數而惹來麻煩。回港後,台灣還是很太平,而香港的疫情仍時起時落,港共政府的防疫措施令人厭煩。

在這期間,台灣最大的混亂便在美國進口的瘦肉精(「萊客多巴胺」)豬肉問題,事因民進黨政府為討好美國而放寬了萊豬的進口,並且在標籖商品時沒有提及美國豬肉是否含瘦肉精成份,於是引來人民在購買時並不安心。這種不肯標明的態度為的就是不想引起美國的反感,並以為這樣可以暪天過海。民進黨政府更以馬英九年代也容許萊牛進口為由而拒絕罷免萊豬進口。這樣便違背了他們一直主張的健康食物的原則。 這稱為萊豬之亂。

這事以後,便是台灣的疫情出現了大漏洞,也就是因機組人員把新冠變體病毒帶回台灣開始,因著隠形情況,而輾轉由萬華區的風月場所流傳感染至各處。 這樣,台灣便猶如封城般不能外出,各種行業也受到嚴重的打擊。但更嚴重的問題是,台灣當局沒有購買足夠的疫苖來給民眾注射,於是便引來民眾的恐慌而四處尋找打疫苖之處,如有人飛到美國注射等。 另外,不少人如郭台銘等要為台灣購疫苖, 也未遭到批准而事事推遲。 於是,便不斷有外國如美國和日本等送疫苖到台灣,以解疫苖之荒。但數量還是不夠台灣全民打疫苖之數。這樣,台灣本土的高端疫苖便被推許,雖則還未經過第三期的檢測標準,就有點像中國的科興疫苖般受到質疑成效。 這稱為疫苖之亂。

現在台灣在派發「五倍券」的振興券時亦若起了不少風波。事因之前他們派發了三倍券,卻未有派發過現金,故不少人便提及民進黨以前也主張派現金,就如不少地方如美國或香港等都有派現金以安定人心,解決民困。 可是,台灣政府卻堅決推行五倍券方略,只是從一千元換五千元的方式變作不用付一千元便可拿五千元。而名字要換作振興券云云。這稱為消費券之亂。

然而,台灣最大的亂象莫如戰備之亂。台灣一直靠購買美國武器以求保衛,但過去所購的武器都不是最新型的,而費用也很高昂。現在,由於中國對台灣的軍事威脅越加厲害,所以美國為了制止中國侵略台灣而失去此戰線,於是便加倍售買軍火給台灣,並且是給與較現代的武器,價格當然亦倍升。以往台灣當立委的李敖問當時的國防部長,若台灣受中國攻擊,台灣能抵抗多久,他說只得九分鐘。從這可理解,就算台灣再多購若干武器,也止制不了中國的攻擊而成火海一片。 可是,台灣人卻要付出昂貴的金錢來買這些武器,最終卻自保不了!既然美國要保護台灣,它又何必要台灣動用那麼多經貴來買武器,最實際的不如落實保衛台灣的防線,承諾若中國攻打台灣,他們必聯手其他友好國家如日本、澳洲、歐洲等來「八國聯軍」式與中國決一死戰(不知現在的軍演是否裝模作樣?),那麼台灣人才會較安心來面對風雨的未來。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的傳奇

新疆是中國內地西域的美景,有草原、沙漠及雪山在同一地平線出現,可說是天然奇景。 我最近特別喜歡看新疆的旅遊片段,使我心曠神怡。就這樣,讓我偶然看到一首內地與新疆有關的流行曲「可可托海的牧養人」,而這首歌曲是描述一位新疆東邊可可托海這小鎮一位牧羊人的傳奇愛情故事。話說,這位牧羊人遇到一位從四川來的養蜂女,而這位女子是位寡婦並帶著兩個孩子。牧羊人見到這位孤苦的女子,不期然便幫助他,給她帶來支持及溫暖。慢慢地,他倆生發出情愫;然這女子為怕連累牧養人而稍稍離開了。當牧養人發現不到她的踪跡時,便四出尋覓她的踪影。後來女子託人告訴他,她已到了西邊的伊犂 ,並已在當地結了婚(其實並不是真的)。然這牧羊人並沒因這樣而忘情,他還一直在可可托海等待這位心儀的女子。 歌詞中提及的地方除了可可托海、伊犂外,還有的是美麗的草原那拉提,那是每年春季杏花開滿之處。

這個感人的愛情故事,相傳是在新疆的牧人告訴作曲作詞者王琪*,這觸動了他而寫了這首感人落淚的歌曲。可是,原先這首歌並未大熱,後由一網紅亞男翻唱,又再一步火了些;及至一位叫洋仔的街頭藝人,在大牌檔被點唱這歌曲的片段而受到大量的點激而火了起來。洋仔以其投入的表情和手勢,叫在場聽歌的女士都淚流滿面,有些更抱頭痛哭,可見他七情上面的歌唱令這首歌曲感人至深;然而最奇突之處,是洋仔只是用了亞男的翻唱聲音,卻居然配合得天衣無縫,叫人真以為是他的聲音。就此,事件的真相最終呈現了。因為這歌曲在內地大熱,今年初的央視春晚還邀請了作曲作詞人王琪獨唱這歌曲。這是十分的傳奇,三個不同的人合成了這天意促成的傳奇~!

(*王琪的創作路並不容易,由東北遼寧農村至北京,再在新疆居住十年,娶妻生子(女),結果最㚵因這首歌而讓國人認識到他的音樂才華。)

談情說性—新疆的關注

自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港人受政治打壓才真實地被感受到;這樣,我們也開始較關注在內地新疆維吾爾族的被打壓的狀況。在這之前,我們對西藏和新疆被迫害之事似乎不太注意,頂多知道中共不喜歡西藏流亡領袖達喇,卻也沒太理會這些西域邊陲地區的實在情況。然港人經歷這一波後,便霍然覺醒另有這些邊疆地區受著與我們相似的遭遇,並且可能比我們更悲慘!外國傳媒更說他們受到種族滅絕,與猶太人被希特拉政權毀滅一般。但這到底是否屬實?我們可看到如BBC報道新疆維吾爾人逃到外國所分享國內同族人的慘況,可是,這是否屬個別事件?如它們所報道的新疆再教育營或血汗工廠,現在是否仍然存在?上面圖片就是來自美國偵查到在新疆阿圖什地區的擬似血汗工廠。到底中共是否逼迫新疆維族人出賣勞力去製造羊毛產品,又是否有逼令他們不能說維語而必定要說普通話,有否逼他們的婦女嫁漢人等?這些雖暫時未有真憑實據,且中國也極力否認;但以中共常說假話的本質推論,我們便傾向相信中共有迫逼維族人,只是幅度大小或人數多寡便要進一步的了解。可是,在二OO九年七月五日,由於維族人要求政府處理沿海工廠同族人被打死之事,因而引發了與漢族人的打鬥,並釀成暴動。這便是與香港反送中運動引來的亂局相似。

新疆其實是個風光如畫,資源豐富之地,由天山山脈把它分成南疆與北疆兩大部份,以烏魯木齊為首府,其餘出名城市如喀什,哈蜜,和田等地。我們喜歡吃哈蜜瓜,也可能聽過新疆出名的烏蘇啤酒。不久之前,更有一首膾炙人口的以新疆為背景的愛情歌曲「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出現(註:可可托海是新疆東面的一個小鎮」。這令更多人嚮往新疆的美景,叫更多人要到此旅遊,不論是騎摩車或甚至徒步者亦大不乏人。到底這樣一個世外桃源式的疆土,是否仍保存其文風習俗,抑或已被摧殘至滅族?我們需要更多的證據,亦盼望中共能給與各地的人實地考察和認識,以增進對真實情況的了解!

談情說性—大叔的愛的迴響

日劇「大叔之愛」開播之時,我曾去看一下,之後便暫擱下。到了香港版出現時,由於Mirror熱潮,加上聽說黃德斌演得不錯,於是便透過ViuTv的app在電視上觀賞,雖不是同步觀看,但卻追到即時看 大結局的時刻。整體來說,港劇揉合了日本與香港本土的風格,具誇張成份,也帶出同志世界的滄桑,卻是以輕鬆的形式進行,令觀眾不知不覺間進入劇中人物的處境,所以便自然而然地接納他們的戀情。

事實上,坊間的回應都是正面居多,雖不鼓吹同性戀,但也多少明白同志的困境和他們的爭扎。然在這樣一個熱烈討論潮流中,基督教點圈子卻少來的靜默;要知道若以前社會熱議同性戀話題,如反性傾向歧視法討論等,教會都會大事宣傳地反對。可是,今次教會卻「鵪鶉」得很; 據我看到在基督教刊物的只有一篇半篇的回應,且是一般信徒寫的文, 卻沒見有任何宗派或教會領袖,甚或明光社的大事迴響,這令我感到十分驚訝!難道這些反同教派突然良心發現,抑或是時代不同而不敢張聲,即啞子食黃蓮乎?!

個人認為一般教會都會看大環境,以往對同志的反感,至今天已大有改善,一方面出櫃的人多了,另一方面對同性戀天生說也多了接受。 綜合而言,社會進步,教會不敢太反對,免得給人落伍的感覺。另外,飾演劇中人物的青年同志都是現今炙手可熱的Mirror焦點人物,教會青年甚至成年人大不乏為他們的fans,若果反對此劇而引起教內外他們的粉絲反感,那豈不是大禍臨頭,故誰敢闖此禍呢?

簡單來說,一般教會和他們的領袖也是看風頭火勢的,君不見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多少教會落閘關門,不敢收留示威份子,免得招惹中港共的權勢,這好像比起懼怕主耶穌的權威還不如。難怪不少宗派領袖都紛紛向中港共投城,因恐怕失去權勢和陣地。 這是香港教會的悲哀,也是信徒不幸的命運!

獻醜不如藏拙

我是建道神學院畢業生, 故一直有在校友祈禱會中被紀念, 然在我離開傳統教會圈子而到了同志教會服事後, 我的名字便被放在同班的榜末, 還幸好未被消失, 實在已經十分萬幸! 另外, 我也收到校方定期的刊物「建道通訊」, 雖則每期我都是過眼雲煙, 沒有細閱, 但仍感謝院校的幸榮! 然最近出版的通訊封面卻印上了相信是現任院長蔡少琪的墨寶(倘若不是他寫的,作為督印人,也不應讓這些書法出街), 令我訝異的是這樣的書法竟是出自一位學富五車的院長手筆, 似乎連一般小學生也不如。 記得以前的院長滕近輝的牧師, 通訊上的「建道」二字便是出於他的書寫; 他的書法既美麗且有氣勢, 這樣的書法印於刊物或張貼才不會丟人現眼。 要知道書法是中國藝術的晶華之一, 不能隨便「搬弄筆墨」 , 免得貽笑大方。 以往在神學院就讀時, 有一位師長丘育靈牧師書法也寫得不錯, 但他也不敢隨便獻醜。現在蔡院長竟然做到了, 真令人大開眼界。

我寫這文回應這事,或許有人認為院長最重要的是「有料」,只要學院行政處理得當,教學得宜,寫文得體,那便無需批評。這就如香港奧運選手伍家朗穿著的運動衣有沒有區徽一樣無關重要,最緊要的是球技了得便是。但問題是伍家朗不是靠衣裝,而是要輕巧上陣; 蔡院長的書法卻是衣裝,代表一院的重量。既然字醜便寧可藏拙,一是找人代寫,一是以電腦字代替,方法既多也不失份量,他又何必武文弄筆,弄得失威,令人失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