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轉變

在教會服事多年,其實我一向十分低調處事;但為何我卻會在去年為同性戀者公然與明光社等人對抗,在報上撰文反對他們的做法?可能有人以為我是精神出了問題(即係short short哋)。記得在九七年前後,我的身體確實出現了問題,當時我就放了約一年的安息年假,醫生認為我是有狂躁症之類,因我當時有失控地指責別人的情況;但我自知是身體breakdown之類,那時全身無力和精神渙散。但經過多年,我已經康復了;故此,我並不是所謂舊病復發地胡言亂語地去與基督教中人作對。其實,我的轉變最主要是因為自去年我被台灣作家李敖影響所致;我從他的電視節目中得到啟迪,於是我便改變了些處事的作風,向前走出了多一步,如我在我的網頁中撰文評論教會中人等。這種改變帶來人對我的誤會似乎是無可厚非,但可惜很多人知其一不知其二,以致胡亂猜想,以為我真有問題!又或許教會和區聯會一番好意,他們要把我趕走是想我不要發神經,以致令他們不會難做,也令我可以安然退任!

對「我的轉變」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