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服事

在教會服事多年,我不敢說自己忠心,因虧欠總是難免的!在官宣的服事中,我是慢慢將教會的行政帶上軌道的;以往教會的檔案系統凌亂,電腦設施也不足;但我開始在教會指引秘書和有關人等安排好這方面的事情。對於同工,我是採取無為而治的方式為主,因我以為我將工作交給他們,除非他們有大的困難,否則我不宜對他們有太多的制肘,讓他們盡量發揮所長;當然這種做法的弱點是他們缺少了某方面的指導,但對他們的滿足感卻很大!當然,若同工缺乏紀律和不尊重別人時,我是會作出提醒,嚴重時甚至會責備。至於對待執事,我一向是採取寬大的策略,即我盡量忍讓和給與空間。但由於執事擁有決策權,他們越走便越自我為中心,因為他們可以行使權力來與我作對!這些年來,教會人數整體上都是有增長的,特別是近一至二年,這是有目共睹的;可惜有人卻說教會癱瘓。其實,真正有不前的現象是去年七月執事因我寫文章批評明光社後,他們請我考慮辭職後才開始的。從那時起,我在執事會的提議大部份都不被他們接納,他們亦借故來捉我的把柄!我曾表示我們應該和好而不應繼續這樣下去,但他們大部份卻不作任何表示或認為沒有需要和解。所以,若說教會癱瘓也不是我弄出來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