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責任

對於官宣執事會與我的衝突,有人會說他們既是我牧養的羊,他們這樣反對我都是與我教導無方有關!有怎樣的牧人就有怎樣的羊嘛!對這種講法,我有以下的回應:要知道現時的執事大部份在我返官宣服事時是已經存在的,他們不是從一開始就是我牧養的,故此,我頂多祗算是代父的角色!他們可以聽或不聽我的論調。另外,現代人的知識和智慧都高了,怎會這樣輕易就聽你支笛!?正如老豆養仔仔養仔,佢哋都唔一定孝順老豆啦!故此,反你就反你,又如何?!我在這裏不是要否定自己的責任,但我亦在這裏指出時代不同了!雖然古語有云:「養不教,父之過,教不賢,師之惰。」但說實話,我盡了力教,他們不聽,也不能太怪我罷!當然,我亦有不足的時候;但我認為這更是重整教會制度的時候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