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麟的假、大、空

過往,我寫過建道院長梁家麟的臭史,更提過他忽然保守的強調教會應與社會政治分離等事,但遭人反斥後便稍為收歛!最近收到建道院訊,他提及神學教育的亞洲根基、中國焦點和全球網絡,雖是熟口熟面的話題,卻再次暴露了他的假大空的論調;例如他說:「基督教是亞洲的宗教--她是普世的,也是亞洲的。」我就質疑基督教是否真的那麼亞洲,除了韓國稍為靈恩基督教化外,其他的亞洲地區,都不是基督教化,而是多元宗教;中國文化更以儒道佛為主要影響力,印度則以印度教為主,馬來西亞以回教為主,泰國以佛教為主等。我想說的基督教並非如梁氏說的那麼普亞洲!所以,請他不要吹噓一番,而是正視基徒教如何與其他宗教溝通和學習他們的優點!他又說:「我們要討論的是教會如何更有效參與社會,福音如何塑造未來文化。」其實,梁氏對社會的關注和政治參與變成那麼薄弱,我不知道他還期望基督教如何可以影響社會?!又若果香港社會有現在這些看風駛舵的基督徒高官或政客(如馬時亨和林瑞麟等人),基督教對社會又何有影響力可言?!所以,梁氏所謂基督教向來都是普世宗教,不外是一派胡言,因為連美國這個所謂基督教國家都被布殊這樣亂搞,世人對基督教又有多少信心呢?在此,我呼籲梁院長不要作假大空的言論,應多些實事求是的服事,並且要言行一致地表彰上帝的公義和慈愛,則是建道的福矣!

對「梁家麟的假、大、空」的一則回應

  1. 無恥的梁家麟:抗議梁家麟誣衊殉道者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03192龍緯汶2009年5月前言本人與梁家麟及倪柝聲不曾相識,只曾閱讀過他們的文章。在家中,我保存了一本倪柝聲著作的<馬太拾遺>,及由梁家麟著作的《廣東基督教教育(1807-1953)》。在未閱讀梁家麟著作的《倪柝聲的榮辱升黜》之前,兩位都是我尊敬的人士。簡介倪柝聲其實,也不用我多介紹了:一個為信仰獻上性命的殉道者,當然令人敬佩。倪柝聲弟兄的神學思想強調屬靈,幫助信徒將魂與靈分開,學習照著靈,不照著肉體或魂;並在基督的死、復活和升天里與祂聯合,過得勝的生活。這大大提高了遠東基督徒生活的標準。倪柝聲當年決定效法耶穌,不在中共法庭自辯,因他認定那是「為主受苦」,是「基督徒的榮耀」。 最後他病死獄中,以身殉道。與他青梅竹馬的太太張品蕙,因不肯與丈夫離婚而遭受嚴重迫害,曾經多次被鞭打,以至全身多處受傷。1971年11月,張品蕙在岳陽路200弄88號家中骨折,送到醫院後無人願意為其醫治。11月7日,張品蕙病故於上海中山醫院的走廊中。難得倪柝聲還要求天父,在該等慘淡時期之內,學習知道天父是他的安慰之餘,還祈求別人喜悅以渡此歲。最後,倪柝聲與張品蕙還是在天國重圓,在天父懷中得享安樂。中共卻害怕<倪柝聲不作自辯,以身殉道>的精神漫延全國,定性了倪柝聲的信仰派別為邪教。梁家麟的《倪柝聲的榮辱升黜》最近,梁家麟的《倪柝聲的榮辱升黜》再版發行。看來,誣衊一位殉道者犯姦淫等大罪,的確讓他名利雙收。梁家麟口口聲聲歡迎學術討論,但有些事情是歷史,絕無學術討論的空間。歷史告訴我們,中共在過去幾十年,對地下教會進行無恥及瘋狂的逼害。無數的信徒以身殉道,有更多的人被擲下黑獄,他們的罪名無非也是姦淫、反革命等等。梁家麟在書中一再引用中共判決書中的內容、及當年投降三自教會的人的言論,一再重覆指控倪柝聲,令人不安。作為一個學者及牧師,竟然安於以上述等文件指控殉道者,而忽略當時的社會環境及其可信性;就等於要強逼殉道者再面臨中共的誣告,梁家麟的行為,實屬向逼害者獻媚,無恥二字,當之無愧。梁家麟在書中,更引用了王明道等名牧的資料,來力證倪柝聲的不堪。可是,梁家麟沒有採訪過王明道及倪柝聲的親朋,只靠王明道日記中的斷言隻字,加上自己的妄語,就證實了倪柝聲姦淫。王明道一生盡忠待主,想不到死後多年,自己的日記竟然成為誣告同道姦淫的證據。當中,為一已名利私慾,搬弄事非黑白,讓已安息者不得安樂的梁家麟;其心實在可誅!為何要寫《倪柝聲的榮辱升黜》作為建道神學院院長、中國基督教教育研究問題學者、宣道會華基堂顧問牧師及九龍塘中華宣道會屯門友愛堂義務牧師的梁家麟,理應日理萬機才對。就算以寫書來說,也應以神學、傳福音、中國基督教教育研究、教會制度等主題為先。為何,要咬著一位殉道者不放?是不是只是坊間流傳:學術派與靈恩派之爭那麼簡單?還是,現世有什麼好處,打動了梁院長的心,而甘願冒上千秋罵名,來誣衊一位致死忠心的殉道者?總結當日,尼布甲尼撒王心高氣傲,權傾一時,狂妄自大。最後,天父叫他瘋狂,流浪曠野七年。尼布甲尼撒王最後大悟,悔改謙卑。今日,梁家麟為一院之長,卻也狂妄自大,肆意惡評為主殉道的人。希望梁家麟早日覺悟,向天父及大家道歉,以免尼布甲尼撒王事件重演。如果梁家麟仍然狂傲,也許建道神學院董事會應考慮,是否應繼續聘用他為院長及教員。而宣道會華基堂及九龍塘中華宣道會屯門友愛堂的管理層,也應考慮對梁家麟的委任,是否需要作出改變。

  2. 黃牧,也是「冷知識」:如果單論國籍種族,以色列的確位於與非洲接壞的邊界以北,地中海正東岸的亞洲大陸。嚴格講,猶太人是亞洲人。因此耶穌是如假包換的亞洲人。故此雖然小弟強烈反對梁家麟的信仰保守立場,但「基督教是亞洲的宗教」這點梁氏卻沒有講錯。基督教原來並非源於什麼「西方」,而是地地道道的東方信仰。反而歷世「西方」(英語)國家才多信奉它,所以讓人誤會它是「西方信仰」。Peter

  3. Dear Peter, 雖然梁氏稱基督教是亞洲宗教不算錯,但他的意思是基督教在亞洲可稱雄便是吹水了。

  4. 這個我知道,其實我是有點兒想暗諷梁家麟,就是梁氏未能釐清語意:如果他想指出基督教發源於亞洲,倒算值得為他加分;反之,如果他想聲稱基督教對亞洲具有影響力,則他就成為大話精,捏造謊言時面不改容。為什麼亞洲宗教反而未曾大大影響亞洲人,反而輕易打入西方英語世界呢?還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有何高見?Peter

  5. 這個我想是由於主後三百年左右, 歐洲的君士坦丁堡成為了基督教的國教(即以宗教帶動政治為目的)起點, 因而影響了整個歐洲世界的信仰,及後當然影響致北美等西方世界。不知這是否可以解釋西方為基督教征服的原因。

黃牧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