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員粗口挑戰立會

社民連三子不顧立會眾議員的譴責而仍以粗口罵官員,這是一種抗爭手段,就是不以常規來顛覆議會的做法。其實,這種做法在台灣的議事廳早已出現,如李敖在立會扔波鞋,就是以小擊大的反常規做法,他更以此比作大衛擊倒歌利亞。當然,台灣議會經常大打出手,故李敖的做法也並不新奇,可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但香港立法會一向以英國紳士之風自居,故現在出現社民連三子的野人行為,這令他們實在吃不消。講真,他們所說的所謂粗口不外是「仆街」之類,比起台灣的「他媽的」或中國內地的「操你媽」(草泥馬)已算斯文,故他們對何謂粗口的爭論也是有原因的。記得我以前都提及他們之所以如此,皆因他們覺得現時的議會文化太表面化,卻沒有實質民主的變革。於是,他們不得不以較激進方式來作另闢蹊徑。事實上,連新約的保羅也說過自己的言語粗俗,可見俗粗言語並非是市井的專利,對於尊貴的議員也並無不可。當然,有人怕社會上的小孩子有樣學樣,我則認為孩子學粗口多是在家裏或學校等,而議員的言語是否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實值得置疑。若果那些孩子能這麼關心立法會開會的,我亦相信他們自然有知識來分辨誰是誰非的了。我在這裏並非鼓勵議員以講粗口為榮,但在非常時期用非常方法,那是情有可原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