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來談六四

六四發生那年,我剛從加拿大進修回港渡暑假,而卻在電視機前親眼看見天安門廣場的屠殺事件。當日無論電子媒體或報章都表示中國震壓學生是令人痛心疾首的。最近,六四當年的總理書記趙紫陽的錄音輯成書籍面世,給人更清晰知道六四時是誰始作俑者,亦即一向我們認定的當時的總理李鵬和被他說服的鄧小平,以致該次大型抗議被評為顛覆國家的罪行。其實,大家都知道六四震壓學生是不對的,也知道誰是殺手。問題是,中國自共產黨成立建國以來,不少的政治運動此起彼落,不少人被屈被殺,若真要平反真是有排數。我個人雖對六四事件感到痛心,但我沒有太著意於平反與否,而是見到不少當日死者的親人(如丁子霖等)那種喪子之痛的悲愁而感慨。當然平反六四固然好事,但若沒有趙紫陽提出的民主議會制度的設立,中國又何以能真正進步,又何以能真正平反一切的怨情!對於曾特首說他可以代表香港市民不作正面評論六四而對中國歌功頌德,這是他的不智。但作為香港市民一份子,我也認為應該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著眼點不單在平反六四,而是整個中國的文化和民主水平有否提升;若能在後者加一把勁,則不愁六四不被平反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