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富和妖魔化

近日有兩件事令我不安,其一是罷食大家樂,其二為李嘉誠魔鬼論。前者為大家樂飲食集團加人工給時薪工人,卻又從中扣起食飯時間的薪金,變相地沒加薪。我認為大家樂不對,但其實原來其他很多飲食集團都是沒有食飯時間薪金的;那麼大家樂似乎是跟從大眾,但在不適合的時候做這事,故引起大眾群而攻之。這反映出市民對基層的關心,但卻沒想到這不單是大家樂的問題,而是飲食集團通行的問題,故此若要追本溯源,則必須要在這制度上開刀,而不單是罷食大家樂便以為解決了。另一件有關李嘉誠被天主教一位神父揶揄為魔鬼,言下之意是他把地樓價搞至天價,叫大眾市民住不起樓。李嘉誠是否無良到要被稱之為魔鬼,這是見仁見智;但我們也不應單將眼光放在李氏身上,情況也是通行的;要針對也是要針對本港樓宇出售制度。我們胡亂地叫囂,說李氏是魔鬼,這似乎有點嘩眾取寵,另外,也過份地將人妖魔化和叫人增加仇富心態。倘若李氏要告天主教或某人,我們也不要因此又說李氏正符合了魔鬼的預言。李嘉誠有頭有面,如今被這些街外人謾罵,難免十分忿怒,若要告他人也是無可厚非的。因此,我的看法是要合情合理,而不是不經思索地胡亂扣人帽子,又或罷這罷那,卻欠缺充分的理據和分析。若不是這樣,我們便不是文明的香港人的所為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