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老牧者的命運!

對於各大宗派的退休牧者/老牧者,我有很深的感受。以前牧養我的王克章牧師,在退休後移居美國,可謂人地生疏,要從頭來過,要適應彼邦生活,還要照顧家人的需要,可謂廿四孝丈夫父親。我從他身上看見退休後不插手教會事務的風度,也知道繼續隱姓埋名地參與美國當地教會聚會,概因他以往是國民黨高官,不宜太公開名字身份。另外,不同宗派的牧者可能像閒雲野鶴,又或寫吓書旅吓行,總之就是不務正業便最合適了。然有些退休牧者還常想出風頭,總要生霸死霸住教會講道又或要表明有影響力而常蒲頭,這就令我反胃。對於沒有家底的老牧者,還可能要住老人院,又或由兒女供養而未至失禮。但較不幸者,是那些身患疾病的老牧者,他們的生活就比較苦境了;如我知道播道會的鮑會園牧師多次中風,令致他記憶差不多盡失。他這樣忠心良善,笑口常開的牧者,如今便成為大細路了。我相信,忠心為主的牧者,上帝總不會離棄他們,相反,仍要厚恩待他們。然人畢竟是善忘的,卻沒有再思念這些老牧者的心懷,而以無公義無愛心的態度來對待現時身邊的人。當然,我們不一定要用他們的處事方式來運用在今天,但我們要效法他們的良善和愛心卻是不能忽視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