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道會欠缺神學理論!

宣道會在港六十年,但來華已逾百年;但從來就未出過神學家。創辦人宣信(A.B. Simpson)雖出書若干本,但卻不是什麼系統性神學,而是講解所謂四重福音,實際上也是有點令人費解,因福音是很清楚和簡單的,如若他這樣說是有點畫蛇添足。然從美國總會到各地分會,都未見過一個似樣的神學家,這就有點不知所謂。以前在美國的陶恕(A.W. Tozer)被稱為現代先知,但其作品也算是靈修反省多於神學性。滕牧師的作品更是講章集結為主,聖經信息和靈修品味較重,然也稱不上神學作品。建道神學院的教員中,梁家麟雖自命不凡,然寫的東西也是歷史性具多,信仰和解經書雖有,但祗屬小兒科。若果能有像古代奧古斯丁(St. Augustine)、改革時代的加爾文(Calvin),又或如近代的巴特(Karl Barth)的,則可說是完全欠奉。若說其他宗派,如循道會的衛斯理(Wesley),又如聖公會的威廉湯樸(William Temple),他們尚可稱為神學家。由是觀之,宣道會雖看重宣教和傳福音,但神學理論基礎薄弱,沒能好好回應時代--如社會公義和政治話題等。雖然香港宣道會也有定期的牧函,內中有探討現代話題的文章,但都是由不同宣道會人士執筆,故較徧面和不夠完整。難怪現時宣道會人數謂有二至三萬(以他們參加大球場六十週年感恩崇拜為參考)中,他們大多祗是舉手機器,沒有深入的神學見解,也與時代相逆而行。所以,他們祗懂跟著上頭的指揮棒,而沒有破舊出新的看法,在神學理論上也是付諸闕如。因此,宣道會的實務尚可,但在會友的思維及深度上,便是開倒車和不知進取,實屬可悲復可憐!

對「宣道會欠缺神學理論!」的一則回應

  1. 引文:「難怪現時宣道會人數謂有二至三萬(以他們參加大球場六十週年感恩崇拜為參考)中」

    我不知道你自己是否跟隨基督的信徒,
    如果不是的話,你大可不理會此留言。
    如果是的話,我便想跟你說:

    如果一間普世教會及其信徒仍然能夠使人領人歸主的話,這表示她仍然有聖靈的動工。至於宗派的會友多與少,真的這麼重要嗎?難道不同宗派的教會要跟不同快餐店一樣,四處搶生意、到處搶羊嗎?

    在神的心目中,最重要的究竟是甚麼?如果是爭多人與少人的話,這與耶穌的教訓不是很大出入嗎?這與十二門徒在爭誰是最大、誰爭最小又有可分別呢?

    1. 教會不是要人多,而是要人看見基督的慈愛和公義,在這方面,宣道會是我卻後者的社會行動,令人看不到他們如何為民請命,為人在不公義的社會中,他們如何為他們爭取應有的權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