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佳音挾滕牧的威名?!

宣道會的領袖中以滕近輝牧師在華人甚至世界最具威望,因他為人謙和有禮,沉實而有愛心。教會圈子中對他動心的女子不知凡幾,其已逝的前妻傅忠愛能與他多年實不可多得,雖則我對她的印象不太好,因她有點似八婆,但我仍算尊敬她,因我相信她照料滕牧得不錯。當她離世後滕牧師顯得落寞,但後來娶了張佳音為填房,也成為教會中的佳話;就如我也有出席他們的結婚典禮。當然,滕牧師娶她時的高調也惹來不少閒言,但我認為結婚是他倆的事,他想令對方得到身份的肯定也無可厚非。記得滕牧在他未與她結婚前,已經常在其擔任院長的平安福音堂支持的牧職神學院作講師,張亦懂得給他尊重而給與他相應的安排。然張佳音與滕牧結婚後,據聞北宣的老會友不甚歡喜,特別是那些與他第一任妻子熟諗的人。不過,我個人認為張佳音是基督教的女中豪傑,不一定要以挾滕牧的威名而受制於宣道會,也不應以為必要嫁夫隨夫地在宣道會建道神學院擔任甚麼主任講師,又或在北宣作滕師母的身份來服事。之前她也出現在明珠台一電視節目中,並以福音派的女教牧在其中自居,這也是不必要的,因為什麼派並不是焦點。我的意思是她大可以自己過去多年在平安福音堂又或福音佈道及因有印度教打坐的經驗而建立自己的身份,因女性在今日已不是要以夫君為榮,而是自己也可以闖天下。我這樣說是不想別人說她靠滕牧坐享其城,也不想她不能更自由發揮她自己的才華,受制於這個老套的宣道會,真是不是滋味!張佳音是好材料,若放在宣道會則有點像鮮花插在牛糞上,又或不知所謂,因為不大協調。願上主憐憫今天的宣道會,叫其中的人早日醒悟,不要再老套下去!

對「張佳音挾滕牧的威名?!」的一則回應

  1. 谁说张佳音需要挾滕近辉的“威名”才能扬名立万?这也太小看人家张佳音了。

    再说了,就滕近辉那点儿动静,又怎么称得上“威名”?

    平心而论,这两人只要配合默契,倒是一定能扬长避短,相得益彰。他俩在加拿大就演出过这么一场二人转的戏,让世人和天使看得大开眼界。

    地点就在温哥华灵恩派大本营“锡安堂”对过费雷沙大街上的‘红鹤酒家’。
    宽敞大厅可宴开十余席,慕名光顾者黑压压一片;人人知道要收奉献,个个全都带着腰包。
    滕近辉和张佳音两人穿着一色的雪白耀眼,笔笔挺挺的西装情侣礼服,闪亮登场。
    来宾全是老老实实的基督徒;他们平日在教会里克己事奉,在社会上低调做人,对于如何梳妆打扮渐行淡忘,一见这架势,几乎个个都被镇住了。你看这效果,旗开得胜!
    滕近辉不但识字,还会写字。字,可以当商品卖钱;卖,却应在合法场所,明码实价。但是,买家是要看“性价比”的,好字卖高价,烂字不好卖。
    怎么办?在老老实实的基督徒中间,只要聪明,什么事都好办。滕近辉先生先将那些字写成非常属灵的字句,里面满有“恩典”、“祝福”的意思;你想想,“请”上这么一幅带回家高高挂起,岂不是天上的窗户全都要打开,福气好处装个盆满钵满?好了;再将写的字先定好底价,然后鼓励众人比赛掏钱,竞争福气,谁给的钱多,这字才归谁,这“祝福”,也才指令性地独到他家。
    张佳音会做手工。硬是活生生地在一块2 英尺见方的皮革上整出了几个“基督是我家之主”一类的祝福的字。可底价却也活生生硬是标了上千加币!!
    看到这里,众人如梦初醒,大厅之内到处有人大声呐喊:“No Auction!!”“不许搞拍卖!!”
    看戏人的怒吼滕氏夫妇一定听得明明白白;看戏的天使对他们俩说了什么我们当然不清楚;但他俩看来什么也没听进去,因为这场闹剧继续硬着颈项演了下去,不肯中断。
    此等烂事若出自贩夫走卒之手,“穷凶饿极”之时,或许难以厚非;可这却是由“两个神学院长;一对属灵男女”所为。读过圣经的人谁也无法为他们找到任何托词藉口。
    所幸的是普天之下,有史以来,虽然在教会里搞钱的花招层出不穷,但是如此明目张胆,手段独特者却只有滕记一家!

    所幸,所幸!

silaswong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