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朱裕文牧師

在宣道會服事年間,認識了當時希伯崙堂的主任牧師朱裕文(我背後和其他同工也稱他為老朱)。當年的他,外表算是青靚白淨,但有點寸和冷漠。在滕牧師遠走美國時期,他在區聯會當上了主席,由於年紀較長,且有行政經驗,自然順勢當時得令。事實上,區聯會在內部會章和規則的改進上,他是應記一功,因為滕牧師的強項不在行政而在愛心和靈命。我當時見到老朱並不太尊重他,因我覺得他寸,我也寸回他而不大理睬他。他當時的反應也可能認為我有眼不識泰山,然我就是不就範,你吹咩!後我離開宣道會往外服事及進修,經過若干年後,再回到宣道會事奉;我再遇見他時便覺他較溫和了,且見我時笑口噬噬。我想他也知道我是得罪不得的了罷。往後多年,他在任主席時,我才少許俾D面佢。之後,他辭了希伯崙堂之職到了建道當副院長,期間我曾入過去到過他的辦公室,他是在美國較開明的普林斯頓神學院諗完書回港,故思想也不算太保守,但當然未能抛開宣道會的固有傳統。但他在建道的角色也似乎是公關多過教書,籌款多過訓練。然無論如何,他現在從教牧系主任的位退下來,要接受榮休已是不爭的事實。在這裹談論老朱,祗不過他在我離開官宣時任了該堂的顧問牧師。期間我在醫院遇過他,他的身體明顯也出了問題,如經這幾年後,他明顯的衰老了。我在官宣五十週年的宴會上見他時,比起他以往常青的外貌明顯有別。至於他在官宣時任顧問,我則沒有評論,祗要他不要助紂為虐,我便心滿意足了。現在他退休在即,祝願他心身健康,事事不違主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