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K姊妹受性侵犯談起

近日在基督教圈子議論紛紛的,相信非K姊妹受某教會領袖性侵犯而教會包庇一事莫屬。查K姊妹在台灣受該教會領袖性侵犯,遲了多時才在港向教會舉報,以致令犯事者容易脫身;但問題是若教會接到這樣對該弟兄的指控,應怎樣做才算是公正呢?!記得多年前在宣道會觀塘堂我母會發生的一事,當時有執事弟兄拿了教會的一大筆錢私用,被教會揭發,教會就提過是否要報警,以作懲誡;最後是講掂數不作此舉,因為錢失了是教會的事,而那犯事弟兄亦得到了教會的處分,故亦不必攪大件事,家醜也不宜外揚。從這舊事,可見一般教會傾向於有事自己搞掂,以免影響教會聲譽。回頭來再看K姊妹事件,發生已逾多時,且在台灣發生,要拿證據不易,如果當時人死口不認,你也奈他唔何;因此為了平息事件,祗要說教會已處分了那犯事弟兄,豈不可以一筆勾銷,不必報警呢?!由於這種思維方式在教會由來以久,算不上希奇。問題是,若當受害人不願就此罷休,而要報警來令犯事者承受社會制裁,教會便不能越俎代庖地自己㩜上身,因為受害者是K姊妺而且教會本身。當然,教會要弄清楚事實的真相,如犯事者有沒有承認抑或有被屈之嫌等,若知道那犯事者真的犯下這錯,而當事受害者亦堅持要報警,教會是不能為包庇他又或怕家醜外揚而把事壓下去。其實,教會這等事層出不窮,若教會沒有這種一般法理常識,則便枉為在地上作上帝代表的責任了!

對「從K姊妹受性侵犯談起」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