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教會論

沒有在這裏寫文章已一段日子,但近日林以諾又大放闕詞卻令我有點難耐。林以諾口舌招尤已是眾所週知,他罵同志如同殺人犯等的言論言猶在耳;他陪伴城中的雙陳(陳志雲及陳振聰)出入法庭,儼如拍馬屁的司爺面相,大家亦有目共睹。最近更在其節目中訪問了特首梁振英,可謂一時無兩;豈料背後他還在與另一河蟹牧師吳宗文同聲同氣地撐中央和港府,反佔領中環;要人作順民;這也是徹頭徹尾的擦鞋行動,令聞者哭笑不得!這班蛇鼠一窩的教會敗類,與政府那些狗賊高官和議員的所作所為,實在令人掩面!作為一個牧者,我不得不指出他們所作的祗是為奉迎達官貴人而要打壓港人民主;他們對同志的打壓已屬司空見慣,如今更來一招假鳯虛凰,叫人以為順服政權是鉄般的事實,還拿出聖經根據(如新約羅馬書十三章)來招搖,卻沒有指出若有不公義的政權時,人民是否能起來爭取權益。其實,上帝給與政府權柄,是要他們公正愛民,若離開了此原則,人民便要起來革命。我個人雖不贊成與中央搞對抗,但中央也應聽取民情,不要讓那些故意從中取利的名流鄉紳,可以肆無忌憚地任意奪取。我相信中央的擔憂是有原因,但也不要胡亂地受人擺佈,更不要反民主之路而行。中央應要聽取民情,並要建立可信任的政治人物來作為未來管治香港的班底。為此,香港教會現時出了這班毛X東的擁躉,雖是老套兼作嘔,但我們爭取民主之士卻也不要硬撞,免得令中央更不放心。佔領中環是項難得的計劃,但代價不菲,參與者要計算好才上路;至於不參與者也並不表示不愛民主普選,祗是有其箇中考慮。這情況便如有些同志要出櫃,有些則仍選擇在櫃中,但都是想社會為性傾向歧視立法。難怪林以諾寫乜要合一,大家都唔知佢嗡乜;因為佢想做騎牆派,但又怕人話佢,所以咪寫成咁囉!但願我們能各按領會,做個民主自由人!香港同志萬歲,香港自由萬歲!

對「佔領中環教會論」的一則回應

  1. 民主黨和公民黨講就天下無敵
    誰能救我?
    香港法治已死-我的經歷
    重點
    1. 廉政公署調查上訴庭法官袁家寧及關淑馨後雖然沒有採取進一步之行動,但她們包庇犯事者(罪犯及涉事之警員)之事實是無從否認的。
    2. 本人曾向梁振英特首及全部立法會議員求助但他們如果不是沒有回應便是敷了事。
    3. 得到警員及法官們的包庇,不明身份之犯事者明目張膽地不斷入侵我家破壞我的物件及千方百計向我下毒。

    事件撮要
    1. 2009年3月我的住宅單位當我不在時不斷遭不明人士入侵,信箱遭到破壞,銀行寄給我的信用咭收不到。我向天水圍警署報案(案件編號09018049)但該警署主管韋垣武警司不肯調查。
    2. 我向投訴警察科投訴後(CAPO NT RN09001123)韋警司指派馮群明督察調查此事。我家每座大厦皆有閉路電視錄影監察。馮督察在此事中包庇犯事者。他說已看過有關錄影帶但並無發現可疑人士。
    3. 警察投訴科對我的投訴全不理會所以我取消我的投訴。
    4. 事情並沒有完結。犯事者繼續入侵我家破壞我的物品。大厦地下管理員又常將大門打開令非住客也可自由出入。我向管理處投訴但不受理。
    2010年5月16日大約下午7:30 我出門時發覺大門被打開,保安員蒙强坐在椅上而頭則俯伏在保安枱上。我多次要求他將門關上但不獲理會
    5. 我向管理處投訴。管理處經理陳志輝先生回信說經過調查後發覺保安員盡忠職守並說出事件的另一板本。我要求陳經理安排我觀看CCTV錄影帶但被拒絕。我向警務署牌照科投訴要求他們對有關保安員採取記律行動。牌照科將調查此事交回天水圍警署。該警署又再指派馮群明督察負責此事。幾經交涉下我終於在2010年6月26日在天水圍警署內觀看該錄影帶,影帶內容和我描述的一模一樣。
    6. 馮督察對此事不願跟進。我向韋警司及警察投訴科及監警會投訴並無結果。我向行政長官曾蔭權投訴,曾長官敷衍了事。
    7. 2011年7月18日我向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HCA153/2011) 要求高院頒令警務處長,監警會及行政長官正確地處理我的投訴。高等法院法官鍾安德看過文件後拒絕我的申請。
    8. 2011年7月27日我向上訴庭上訴(CACV138/2011)。在我交入法庭的論辯大綱中我從頒發司法覆核命令的條件開始,引用了5條法例及12宗案例說明我此件案件是一件適宜頒發司法覆核的案件。
    9. 此案在2011年10月20日開庭,由袁家寧及關淑馨兩位法官主理。關法官在庭上欺壓我及引導我在庭上說她想我說的話。我向總法官張舉能投訴。張法官將我的投訴信交回2名被投訴的法官處理。
    10. 收到投訴信後關法官仍不避嫌堅持寫判決書而該判決書將事實嚴重扭曲及全無引用我交入法庭的資料。袁法官同意判決書內容及關法官的做法。明顯地她們是有預謀去否決我的申請。
    11. 2011年11月1日我以書面連同有關文件向亷政公署投訴她們(IF/2011/4963)。2012年1月18廉署周先生來電告訴我調查已完畢但他們找不到貪汚的證據。
    12. 2012年8月14日我寫信給現任特首梁振英先生要求他嚴肅處理此事。梁特首回信對我的要求敷衍了事。
    13. 2013年5月6曰我寫信告知梁特首犯事者向我下毒。特首回信建議我報警。
    14. 犯事者不斷千方百計向我下毒,雖然我不相信警方會嚴肅處理,在2013年8月28日我打999電話向警察報案(TSW RN 13027609) 。
    15. 此事我曾向全體立法會議員求助。他們如不是不理會就是敷衍了事。最令我失望的是一向標榜正義敢言維護法治的民主黨及公民黨議員對此事噤若寒蟬。
    16. 中國領導人時常強調香港要依法施政,特首梁振英常說民生無小事。此事關乎我的性命,請特首梁振英高抬貴手,嚴肅處理此事。
    2013年11月26日
    梁偉權 電郵: hktallman@yahoo.com.hk
    此事件之文件可在下列連結觀看(需用openoffice軟件)
    https://app.sugarsync.com/iris/wf/D2723445_86586427_9352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