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醜不如藏拙

我是建道神學院畢業生, 故一直有在校友祈禱會中被紀念, 然在我離開傳統教會圈子而到了同志教會服事後, 我的名字便被放在同班的榜末, 還幸好未被消失, 實在已經十分萬幸! 另外, 我也收到校方定期的刊物「建道通訊」, 雖則每期我都是過眼雲煙, 沒有細閱, 但仍感謝院校的幸榮! 然最近出版的通訊封面卻印上了相信是現任院長蔡少琪的墨寶(倘若不是他寫的,作為督印人,也不應讓這些書法出街), 令我訝異的是這樣的書法竟是出自一位學富五車的院長手筆, 似乎連一般小學生也不如。 記得以前的院長滕近輝的牧師, 通訊上的「建道」二字便是出於他的書寫; 他的書法既美麗且有氣勢, 這樣的書法印於刊物或張貼才不會丟人現眼。 要知道書法是中國藝術的晶華之一, 不能隨便「搬弄筆墨」 , 免得貽笑大方。 以往在神學院就讀時, 有一位師長丘育靈牧師書法也寫得不錯, 但他也不敢隨便獻醜。現在蔡院長竟然做到了, 真令人大開眼界。

我寫這文回應這事,或許有人認為院長最重要的是「有料」,只要學院行政處理得當,教學得宜,寫文得體,那便無需批評。這就如香港奧運選手伍家朗穿著的運動衣有沒有區徽一樣無關重要,最緊要的是球技了得便是。但問題是伍家朗不是靠衣裝,而是要輕巧上陣; 蔡院長的書法卻是衣裝,代表一院的重量。既然字醜便寧可藏拙,一是找人代寫,一是以電腦字代替,方法既多也不失份量,他又何必武文弄筆,弄得失威,令人失望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