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情說性—一國兩制的虛實

香港自九七回歸後便開始實行一國兩制的管治模式,在前十至二十年以內都算風平浪靜,至多在廿三條立法上出現一些風波,另外還有些與人大釋法的負面效應,其餘的尚算可以;故大部份港人仍然樂於在港生活。在這期間,一些對中共似乎不利的組織如支聯會、法輪功等都可以繼續生存,如可以舉辦六四晚會和有大規模的抗議遊行等。可是,自從反送中法以來,港人起來反對和發生暴力的反抗,這便引來國安法的設立,因而帶來不少民主派人士及民運的組織要解散告終。我們不禁要問,香港還 是在實行一國兩制嗎?在中共的說法,他們當然力辯香港是在實行一國兩制,仍然實施法治和開放的金融體系,但從種種跡象看來,香港已慢慢偏向一國一制的道路了。 例如中聯辦對本港事務的指手畫腳,中共的傳媒如大公報和文匯報等,都如同代表中共向本港市民作指導,公開表示某些人物或機構應受到對付, 這種帶風向的影響令港共政府官員不得不作出回應,於是港人治港便形同虛設了。

事實上,香港因國安法的訂立後而受打壓者眾,不少人亦因驚懼而移民離港,這樣,香港的人口成份便越來越內地化,就昰有更高中國移居者的比例。 另外,港共政權加強了中國大灣區的宣傳和投資,要把香港與內地城市合併和連結的態度亦表露無遺。這樣,香港的一國兩制亦漸變形成了一國一制了。

我的問題是,若果在九七後能容許的民主派和民主組織,縰使是所謂反對派,為何現在不等到五十年不變便要被砍掉,這是否違反了鄧小平設立一國兩制的構想,也違反了他想藉此方式吸納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一國兩制是一個治理實驗模式,是要經過實踐才能檢驗真偽的。如今,中共要急於求成,想把社會主義那套加諸於資本主義的香港,這豈不是弄巧反拙,把一國兩制掏空,這便由實變虛,令人難以接受。 所以,要能穩住香港,必須把鄧小平的初衷繼續下去,若不然,便是半途而廢,令他的心血化為烏有。當然,我不能否定習大大想承繼毛澤東的遺志,要把中國建成共同富裕的共產世界,但沒了鄧小平讓部份人富起來和讓香港成為優勢,那社會主義也並不能成功。因此,要把香港的一國兩制不只成為口號,而是由虛變實,那才應是中國的方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