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情說性–香港教會無面目見江東父老

話說香港教會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對被警方打壓追逼的人提供庇護者不多,且不少是落閘放狗,把那些在街頭抗爭者拒諸門外。這樣的教會表現,令香港市民感受到的是教會的冷漠與及無情。當然,也不乏為抗爭者發聲的牧者或在前線給與支援的信眾;然比例上仍屬少數。 誠然,在這麼大的政治壓力下,要能敢勇於站出來的實屬鳳毛麟角,除非有清楚的召命,就如德國納粹時的潘霍華牧師等人及教會。 另外,有些願意提供資源的教會或牧者事後也查出對收募款項的不實情況,也確實令人失望。

現在事過境遷,有些牧者或信徒也因著被打壓的理由而移居外地,他們昔日那種義勇填膺的氣魄,今日已成明日黃花。 一般教會也似乎回復正常,彷彿忘記了在那段反送中運動中是如何風風火火,也不想再沉溺在無奈的哀愁中,以為一切都成為過去。

可是,我要問的是,香港人還能信任常存「信、望、愛」和公義的教會嗎?教會是在人民患難中灑鹽抑或救傷扶危,相信大家一目了然。 我們可能看見的只是不斷妥協的香港教會,在教會噤聲談及政府的不是,怕得罪中港共政權。 記得在台灣時,我看見台北一間長老會的牧師為被打壓的港人奔走,並且開啟援助的渠道,後來也被批判,可見走窄路者的命運並不容易。

在德國希德拉極權年代,神學家巴特和田立克都遠走至美國,潘霍華卻留了下來。然問題不在去留,而是為教會及其見證的心腸觸動了當時人民的心。今天,你若問教會有什麼美好見證可言,大家可能張口難言。你可能只會想到厚顏的管某,為巴結中港共而維護殺人者。教會強調行公義,好憐憫,但若有這顆心的人卻難以生存,反倒那些馬屁精卻可以得到功名利䘵。為此,今天的香港教會只是在默默地不敢作聲,為的就是繼續過所謂安定繁榮的生活,可是卻成為一泓死水而不自知。簡單來說,教會中人只是對自己友談大道理,對社會的不公義不合理的事置若妄聞 ; 這樣的悲哀景況又怎能面對江東父老,叫人再相信教會可執行上帝公義和憐憫的旨意,這簡直痴人說夢,搵鬼信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