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的傳奇

新疆是中國內地西域的美景,有草原、沙漠及雪山在同一地平線出現,可說是天然奇景。 我最近特別喜歡看新疆的旅遊片段,使我心曠神怡。就這樣,讓我偶然看到一首內地與新疆有關的流行曲「可可托海的牧養人」,而這首歌曲是描述一位新疆東邊可可托海這小鎮一位牧羊人的傳奇愛情故事。話說,這位牧羊人遇到一位從四川來的養蜂女,而這位女子是位寡婦並帶著兩個孩子。牧羊人見到這位孤苦的女子,不期然便幫助他,給她帶來支持及溫暖。慢慢地,他倆生發出情愫;然這女子為怕連累牧養人而稍稍離開了。當牧養人發現不到她的踪跡時,便四出尋覓她的踪影。後來女子託人告訴他,她已到了西邊的伊犂 ,並已在當地結了婚(其實並不是真的)。然這牧羊人並沒因這樣而忘情,他還一直在可可托海等待這位心儀的女子。 歌詞中提及的地方除了可可托海、伊犂外,還有的是美麗的草原那拉提,那是每年春季杏花開滿之處。

這個感人的愛情故事,相傳是在新疆的牧人告訴作曲作詞者王琪*,這觸動了他而寫了這首感人落淚的歌曲。可是,原先這首歌並未大熱,後由一網紅亞男翻唱,又再一步火了些;及至一位叫洋仔的街頭藝人,在大牌檔被點唱這歌曲的片段而受到大量的點激而火了起來。洋仔以其投入的表情和手勢,叫在場聽歌的女士都淚流滿面,有些更抱頭痛哭,可見他七情上面的歌唱令這首歌曲感人至深;然而最奇突之處,是洋仔只是用了亞男的翻唱聲音,卻居然配合得天衣無縫,叫人真以為是他的聲音。就此,事件的真相最終呈現了。因為這歌曲在內地大熱,今年初的央視春晚還邀請了作曲作詞人王琪獨唱這歌曲。這是十分的傳奇,三個不同的人合成了這天意促成的傳奇~!

(*王琪的創作路並不容易,由東北遼寧農村至北京,再在新疆居住十年,娶妻生子(女),結果最㚵因這首歌而讓國人認識到他的音樂才華。)

談情說性—新疆的關注

自香港反送中運動以來,港人受政治打壓才真實地被感受到;這樣,我們也開始較關注在內地新疆維吾爾族的被打壓的狀況。在這之前,我們對西藏和新疆被迫害之事似乎不太注意,頂多知道中共不喜歡西藏流亡領袖達喇,卻也沒太理會這些西域邊陲地區的實在情況。然港人經歷這一波後,便霍然覺醒另有這些邊疆地區受著與我們相似的遭遇,並且可能比我們更悲慘!外國傳媒更說他們受到種族滅絕,與猶太人被希特拉政權毀滅一般。但這到底是否屬實?我們可看到如BBC報道新疆維吾爾人逃到外國所分享國內同族人的慘況,可是,這是否屬個別事件?如它們所報道的新疆再教育營或血汗工廠,現在是否仍然存在?上面圖片就是來自美國偵查到在新疆阿圖什地區的擬似血汗工廠。到底中共是否逼迫新疆維族人出賣勞力去製造羊毛產品,又是否有逼令他們不能說維語而必定要說普通話,有否逼他們的婦女嫁漢人等?這些雖暫時未有真憑實據,且中國也極力否認;但以中共常說假話的本質推論,我們便傾向相信中共有迫逼維族人,只是幅度大小或人數多寡便要進一步的了解。可是,在二OO九年七月五日,由於維族人要求政府處理沿海工廠同族人被打死之事,因而引發了與漢族人的打鬥,並釀成暴動。這便是與香港反送中運動引來的亂局相似。

新疆其實是個風光如畫,資源豐富之地,由天山山脈把它分成南疆與北疆兩大部份,以烏魯木齊為首府,其餘出名城市如喀什,哈蜜,和田等地。我們喜歡吃哈蜜瓜,也可能聽過新疆出名的烏蘇啤酒。不久之前,更有一首膾炙人口的以新疆為背景的愛情歌曲「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出現(註:可可托海是新疆東面的一個小鎮」。這令更多人嚮往新疆的美景,叫更多人要到此旅遊,不論是騎摩車或甚至徒步者亦大不乏人。到底這樣一個世外桃源式的疆土,是否仍保存其文風習俗,抑或已被摧殘至滅族?我們需要更多的證據,亦盼望中共能給與各地的人實地考察和認識,以增進對真實情況的了解!

談情說性—大叔的愛的迴響

日劇「大叔之愛」開播之時,我曾去看一下,之後便暫擱下。到了香港版出現時,由於Mirror熱潮,加上聽說黃德斌演得不錯,於是便透過ViuTv的app在電視上觀賞,雖不是同步觀看,但卻追到即時看 大結局的時刻。整體來說,港劇揉合了日本與香港本土的風格,具誇張成份,也帶出同志世界的滄桑,卻是以輕鬆的形式進行,令觀眾不知不覺間進入劇中人物的處境,所以便自然而然地接納他們的戀情。

事實上,坊間的回應都是正面居多,雖不鼓吹同性戀,但也多少明白同志的困境和他們的爭扎。然在這樣一個熱烈討論潮流中,基督教點圈子卻少來的靜默;要知道若以前社會熱議同性戀話題,如反性傾向歧視法討論等,教會都會大事宣傳地反對。可是,今次教會卻「鵪鶉」得很; 據我看到在基督教刊物的只有一篇半篇的回應,且是一般信徒寫的文, 卻沒見有任何宗派或教會領袖,甚或明光社的大事迴響,這令我感到十分驚訝!難道這些反同教派突然良心發現,抑或是時代不同而不敢張聲,即啞子食黃蓮乎?!

個人認為一般教會都會看大環境,以往對同志的反感,至今天已大有改善,一方面出櫃的人多了,另一方面對同性戀天生說也多了接受。 綜合而言,社會進步,教會不敢太反對,免得給人落伍的感覺。另外,飾演劇中人物的青年同志都是現今炙手可熱的Mirror焦點人物,教會青年甚至成年人大不乏為他們的fans,若果反對此劇而引起教內外他們的粉絲反感,那豈不是大禍臨頭,故誰敢闖此禍呢?

簡單來說,一般教會和他們的領袖也是看風頭火勢的,君不見在反送中運動期間,多少教會落閘關門,不敢收留示威份子,免得招惹中港共的權勢,這好像比起懼怕主耶穌的權威還不如。難怪不少宗派領袖都紛紛向中港共投城,因恐怕失去權勢和陣地。 這是香港教會的悲哀,也是信徒不幸的命運!

獻醜不如藏拙

我是建道神學院畢業生, 故一直有在校友祈禱會中被紀念, 然在我離開傳統教會圈子而到了同志教會服事後, 我的名字便被放在同班的榜末, 還幸好未被消失, 實在已經十分萬幸! 另外, 我也收到校方定期的刊物「建道通訊」, 雖則每期我都是過眼雲煙, 沒有細閱, 但仍感謝院校的幸榮! 然最近出版的通訊封面卻印上了相信是現任院長蔡少琪的墨寶(倘若不是他寫的,作為督印人,也不應讓這些書法出街), 令我訝異的是這樣的書法竟是出自一位學富五車的院長手筆, 似乎連一般小學生也不如。 記得以前的院長滕近輝的牧師, 通訊上的「建道」二字便是出於他的書寫; 他的書法既美麗且有氣勢, 這樣的書法印於刊物或張貼才不會丟人現眼。 要知道書法是中國藝術的晶華之一, 不能隨便「搬弄筆墨」 , 免得貽笑大方。 以往在神學院就讀時, 有一位師長丘育靈牧師書法也寫得不錯, 但他也不敢隨便獻醜。現在蔡院長竟然做到了, 真令人大開眼界。

我寫這文回應這事,或許有人認為院長最重要的是「有料」,只要學院行政處理得當,教學得宜,寫文得體,那便無需批評。這就如香港奧運選手伍家朗穿著的運動衣有沒有區徽一樣無關重要,最緊要的是球技了得便是。但問題是伍家朗不是靠衣裝,而是要輕巧上陣; 蔡院長的書法卻是衣裝,代表一院的重量。既然字醜便寧可藏拙,一是找人代寫,一是以電腦字代替,方法既多也不失份量,他又何必武文弄筆,弄得失威,令人失望呢?!

「談情說性」的延續

我在AM730網寫文已超過七年,由我七年多前離港前便已經開始書寫,直至上週接獲通知我的專欄「談情說性」會暂停。 其實,由於我寫的內容主要環繞中港台事務,也有提及LGBTQ的事情;其中在台灣時我便專寫台灣的時事及同志運動發展等; 回港後我便較專注香港與中國的生活及政治轉變等為題。當然,我也知道寫及這些中港中敏感的話題,必定容易引起關注甚至封殺。然若我身為港人,也不在這大時代中發聲,則我們便失去應有的義務和做人的原則。

至於AM730, 它也不是偏黃的媒體,我也不冀望它能長期給與我寫這類批判中港中的文章。但我仍感謝它讓我存在多時。 今天,既然「此地不留人」,我也只有透過我自己的BLOG續續發表言論。香港應屬自由言論的區域,現在卻漸變成禁言或自我封言的地方,能不令人唏噓嗎?話雖如此,我們卻不能自我滅聲,反應該力求以各種途徑向政府進言和作出批判,即或不被聽取,但我們也不應放棄。

現在不少港人外流,他們也懷著悲情及失落的心情遠離香港這個家,然他們卻仍意連成一線地關心香港未來事務,故縰使身在外,卻仍不斷為港發聲和為港民主自由奮鬥,如在外國仍在特定日子如六四及七二一等,在他們所住之地舉行相關活動,以延續為港人爭取改革之路。 盼望未來港人能四海一家,萬眾一心,努力在選擇的當地生活,也為香港的前途奮力,排除萬難,去爭取民主勝利!